2019-09-19 14:08:13 来源: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:帅蓉
核心提示:德媒文章指出,在中国,监控是公开的,无论在网络上还是在街道上。在西方,全方位的监控则是悄无声息的。
百度 对于制度在解决思想作风问题上的作用,邓小平同志曾作出过明确阐述。

总之,这些新闻是阴谋论或科幻小说的最佳材料(毕竟两者之间的界限并不明显)。但它们都证明了一点:未来工业“数据就是新石油”的心态一再达到新高度。

报道认为,现在应当得出结论:指责中国的评价体系——借助各种信息评价公民,据此决定他们获得何种出行自由、信用等级以及教育和职业机遇,这纯粹是伪善的。

相似之处是惊人的,因为在西方,个人数据也会被存入评价体系。例如,人们在美国信贷体系中通过计算发现,如果用户在社交媒体上对电吉他感兴趣,那么他的信誉评价就不会很高。哪个头脑不正常的人提出了这样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参数,我们只能自行猜测。

但存在一个差异。在中国,监控是公开的,无论在网络上还是在街道上。在西方,全方位的监控则是悄无声息的。如果整个行业都像情报机构一样秘密行动,那么制定法律并落实它将是无比困难的。

凡注明“来源:参考消息网”的所有作品,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。